世界那麼大什麼人也有 ( 冷笑

2011/02/24 23:42
沒錯,真的什麼人都有。
而我正正就是那些連正常知識也沒有的人。
什麼新聞時事,不到做功課或是上課聊的時候,永遠不知道世界發生什麼事。
你認為我真的想這樣?
你又認為只要我看了成千上萬份報紙就能夠了解這個世界有多苦、有多難堪?
我大概只會拿着報紙哭着說「很慘啊」就沒有下文。
每一個人有不同的政治觀,我是那種由別人口中知道新聞的人,政治觀當然就是只有冷感。
把自己的想法強加於人身上,很開心吧?
要不要看着全世界的人圍着你轉?
或是千千萬萬一模一樣的你在工作、處理政治?
我不去知道不代表我完全無知,為了不必要的麻煩,我不去理會。
你認為我去理會了,就能改變世界嗎?
要我無能為力倒不如不知道算了。
然後是,對不起,其實在很早以前我就已經知道你放棄了我,何必重提舊事?
難道我去了解政治,你就會好像對她們一樣的對我嗎?
我本來也為了引回你的目光,去努力當個好孩子,不過現實跟我說,我做了無意義的事。
你從來不會明白,這種教訓人不指名,又讓人一眼看清的是多麼傷人。
不過也好,至少不是那種表面喜歡內裡卻恨不得要你去死的。
放心,現在我努力當好孩子絕不是為了你,我有我重視的人,我不會再浪費力氣去努力給一個早已放棄我的人看。



照胃鏡

2011/02/03 01:09
昨天早上照人生第一次胃鏡,其實沒太多感覺。
躺在手術床上其實一點都不陌生,始終做了六年眼科手術。
之後護士噴了些麻醉劑在口中,一噴已經在麻了!
一直很怕打針,所以當時一直跟醫生護士聊天分散注意力。
那支真的是鎮靜劑啦!
用來令我睡覺用的。
護士給我一塊牙膠讓醫生有空位可以放胃鏡進去。
然後我就斷了片,一起來已經側躺着,照完了。
那一刻的感覺是很累,雙腳很冷,於是護士問我要不要繼續睡時我很不要面地說要了!
起來爬下床是有點昏,不過沒特別不舒服。
坐下來等報告和拿藥,見完醫生說沒什麼發現,都算正常。
我就說我很多時的痛都是不知名的,這次也一樣。
哥來接我,兩個人到處找吃的,不過哥吃的那個面似乎真的很難吃呢。
我就吃海皇,白粥炸兩。
被哥說下得太多醬,不過我覺得還好。
之後上了拉斯哥的家,這是第一凂上去呢,原來我去過附近吃飯的說。
不過上到去除了自己打機和跟毛毛玩、看鋼鍊最終回外沒做過其他事呢。
到六時多出門去銅鑼灣,結果遲了幾分鐘但還是最早到。
吃飯陣容:我、哥、拉斯哥、小遙、姐夫、SIMON、小貝、JOYCE ( ? )
然後我要把這個野菜豆乳鍋加入黑名單!
去逛年宵,太多人了,什麼都看不到,而且好像有點不適,所以放棄繼續。
出了年宵不久,DADDY 到,結果大家在地鐵見面。
進地鐵,開始不舒服到想吐,肚子也痛到自己站不直。
只是一個站,我就感到自己有點暈,雙手都麻痺了。
令我感動的是兩個哥哥,我完全無法用說話去感謝他們。
拉斯哥在我站不穩時跟我說:「扶着我。」
還讓我的頭靠着他,明明平時很少會讓我這樣,也應該說沒有男生會讓我這樣,可我最希望就是這樣啊!!
紫菜也留在身邊直到我們去中環為止。
我途中捱不住,要在金鐘下車借洗手間,真的差點昏倒。
其實三個大男人,站在洗手間門口真的很不好意思 ...... ( 很羞 -__-......
不過也明白他們很擔心我才會這樣,所以才更感動。
結果面兩個哥哥送我回家,乘的的從中環回家。
真的謝謝,明明兩個人都住得很遠,仍然堅持要送我回去 ......
最愛你們!!( 親個



主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