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染的天使

2012/01/02 04:31
  常聽別人說,天使是善良的,那為什麼我遇見的天使是殘酷的?
  十二月二十四日,平安夜,理應每一個人都帶着興奮、期待、平安的心情等待着聖誕節的來臨,只有我例外。
  站在十字路口,我完全想不到,這是我最後的三秒。只有十五歲的我,就在這意外中死去。
  「起來,起來!」一把聲音傳入我的耳中,那聲音有着男人磁性的腔調、女人的輕柔,但語氣卻冰冷無比。可是我不是死了嗎?為什麼還能聽到聲音?帶着疑問,我睜開了彷如萬斤重的眼皮。霎時,映入眼內的是一個流露着既但可愛冷酷表情的女生,看清楚,她背後有一對翅膀,一對染血的翅膀!看來我是真的死了。
  「沒錯,你的確已經死了,但因為今晚是平安夜,主上特別吩咐我帶領你完成你的任務--令你成為天使。」染血天使像看破我的充滿疑惑的心般,讀誦着。
  突然,我心頭一顫,不祥的感覺蓋過我的心的,是冰冷與恐懼。
  「任務,是--」染血天使頓了一頓,「清除所有月夜幫的人。」
  「月夜幫?就是全球第一惡派--月夜幫?」我問,「等一下!清除……是指殺掉嗎?!」我忽然想到,也許我從死亡的一刻已經染血了。
  「的確是這樣,那你的決定如何?」染血天使再次平淡地詢問我。
  我到底是無法選擇,也只好跟隨染血天使,把自己確確實實地染血。
  飛往月夜幫的陣營,不安的感覺頓時湧上心頭。明明還有很長的距離,卻好像一飛就到達般,彷彿時間都消失了。
  終於到達目的地了,我倆使用天使的能力穿過雄厚的牆,一場宴會似乎正在進行中。染血天使拿出弓箭,對準正聊得興高采烈的人們,她命令道:「你要動手,這弓箭由你來使用。」
  我的手不受控制的抖着,這對於不懂箭術的我來說更是雪上加霜。
  抖着手拉弓、放箭,重覆又重覆,心漸漸麻木了,手也開始不抖了,我也找到射箭的技巧了。漸漸地血染上我的衣服,更透進我那停止了的心。
  麻木,使我快速了結成千上萬的人命,我很快就完成了任務。我跟染血天使一起回去神的所在地--天國,神正要召見我。
  「神,請問有什麼事?」我恭敬地問。
  「楊雪兒,恭喜你完成任務。現在我宣佈你正式成為天使,名為『血染天使』。」神在我身上加了一對純白色的翅膀,但是身上的血與心裡的血都無法消除,彷如人犯了罪是不能洗脫般,永遠跟隨着。我跟她一樣,竟終身成為染血天使,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染血天使會這樣無情了,從我染血那一刻起,我已無法回頭了。
  現在,我又有任務了,我要飛到人間。我聽到精靈說:「血染的天使,雖身不由己,卻還是殺了人,上天怎會這樣愚弄他們,要他們犯罪?」
  我的心彷彿被針刺着,雙眼發熱,血紅的血與淚落下,也許沒有人會明白我,從一個平凡的人,在一夜之間變成罪人,只是神以「天使」來遮掩罪過。
  神又怎會沒有罪?只不過是人不敢說罷了。天神的罪是潔淨的,人的罪是骯髒的,而我的罪是血染的。正因為我的罪是血染的,所以我成為了世人心中的血染天使,存在的價值是清除世上的罪惡。



主頁